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地之子(老叶的聚宝盆)

很想通过这一平台,了解大千世界,认识更多朋友.

 
 
 

日志

 
 

古今五大争议文人,你觉得他们“渣”吗?  

2017-11-30 09:59:38|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品与人品的关系是老生常谈的话题。古人云:“文如其人”,认为想要写好文章,首先要学会做人,人品不好,文章必定不会有大造化。然而从历史来看,人品好未必作品就好,人品差未必作品不成气候。有时,人品与作品确实要分之而论,也正因如此,才有许多文人惹来是非争议。


宋之问窃诗疑案


 

宋之问在初唐的诗坛影响力不小,“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就是他的手笔,算是开创了唐诗的创新之风。不过他在历史上的名声不怎么好,甚至还背上了命案。


这种事倒没有正史摆出证据来,只是在《全唐诗》和《唐才子传》里提过,说是宋之问因为想要窃取外甥刘希夷的佳句而将他杀害。引起争议的就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一句。《全唐诗》里就收录了两人一模一样的诗词:刘希夷的《代悲白头翁》和宋之问的《有所思》。至今没人说得清楚这件事的真伪。


宋之问摊上这样的事与他的作为脱不了干系,这恐怕也是宫廷诗人的无奈。


他受宠于武后的时期,为了讨得主上的欢心,总是鞍前马后,卑躬屈膝,在文章上多发溢美之辞,还能给武则天的男宠张易之端尿盆,这对于风骨高洁的文人来说是不能接受的。


当然,野史不能尽信。不过不少史籍都这么说,我们还是需要对宋之问的人品多加考量。


钱谦益畏死偷生


 

中国人讲气节,失了气节普遍是为人所不耻的,但历史上不是每个失节者都有人花那么大功夫批判。钱谦益降清之所以被我们反复拿出来说,主要还是因为他在明朝的文坛有着特殊地位,以及他身边的一个女人——柳如是。


作为一个贪生怕死的人,看着势头不对马上转换阵营本来是很正常的想法,但正是因为他的身边有个,比男儿还要重视气节的巾帼红颜柳如是,就衬得他越发不堪了。


让人对他失望之极的,是柳如是在知道钱谦益降清后,为了保全两人的名节,劝钱谦益和自己一同投湖。当然不是说这个行为就是完全正确的,然而钱谦益的搪塞实在有失大学者的风度,他只说了句“水太冷了,不如改日再来吧”,便怏怏离去。他死是没死成,一世声名算是彻底毁了。


不过也亏得柳如是有才有担当,从不气馁的劝说加上一封文采飞扬的书信,总算将钱谦益从清朝的官场中拉了回来,两人最终还是过上了隐居田园,自得其乐的恬静生活。


我们之所以一直记着钱谦益,也许只是不想忘了柳如是的那片气节吧。


元稹痴情为假


 

元稹是个有才华的人,不过他的爱情观好像不怎么被后人认同。怎么说呢?


我们几乎都知道《西厢记》故事,取材于元稹的《莺莺传》。然而《莺莺传》里的张生,不是后人改编的那样痴情,而是一个始乱终弃的伪君子。张生做的就是在未考取功名之前,找崔莺莺寻求慰藉,有了功名之后立刻甩袖而去,另攀高官之女的事。而这个“张生”其实就是元稹自己,“崔莺莺”也是元稹曾抛弃过的一名女子。


光抛弃不够,他还做了三件很不厚道的事,从戏文里可以看出来:其一,他将“崔莺莺”用心写给他的情书,拿给一众朋友传阅,让别人都知道有个才貌双全的女子热恋着他;其二,他在“崔莺莺”成婚之后,以义兄身份想再和她见一面,见面不成就心生愤恨,这故事写出来原本也是带有一定的泄恨情绪;其三,他还把“崔莺莺”和妲己、褒姒相比,在故事结尾表示出对张生主动抛弃崔莺莺的赞同,并劝后人也要做这种清醒人。


如今,元稹也是因为这样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可他人品不行,诗句却痴情得不得了。他在《莺莺传》里借崔莺莺之口发出了“怜取眼前人”的号召,还为亡妻写了“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深情悼亡之语,后人借用无数。


作品和人品要分开来看,这似乎已经是大家的共识了。


徐志摩才子多情


 

徐志摩是个任性的人,不过他的任性很有道理。他家境优渥,有着公子哥的骄矜;才华横溢,履历秒杀很多人;在剑桥留学,开阔眼界,吸收了西方进步思想。这几个条件,让他拥有了自由追求理想的热情,也让他的几段恋情变得曲折。


我们都知道他对林徽因的迷恋。不过仅仅如此,还不至于让他这个人物产生这么大的争议。关键是他在喜欢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女人的同时,对他的发妻张幼仪弃如敝履。他把林徽因作为女神供奉,对他包办婚姻的原配毫不上心,甚至在对方怀上孩子的时候将其撇下,不管不问。这种行事毫无疑问遭人唾弃。


后来徐志摩因参加林徽因的讲座遭遇飞机失事,他的朋友感喟文坛少了位杰出的人才,但很多人却会对他道一声“活该”。


他的多情终于成烟,他的名句还永存于世。不过他并不像他《再别康桥》里写的那样“轻轻地来,轻轻地走”,而是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供后人评道。


胡兰成薄情浪荡


 

胡兰成的两个代表词汇,一个是张爱玲,一个是汉奸。他跟随汪精卫,所做之事已成定论,暂不多言。争议较大的是他和民国才女张爱玲的情感经历。


他是张爱玲的第一任丈夫,按我们现在的观点,他何其有幸能够得到这位,集才华和美貌于一身的女神的青睐,然而他却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专情。


在他的一生中,与他有过瓜葛又能被他记住的女人大约有八个,还被他写入《今生今世》一书里,成为他的代表作。最可笑的是,书中每个女人用墨均匀,想来是这位浪子自诩多情,不愿做出取舍。不过这显然有自鸣得意的意味。


他与张爱玲在一起挺不容易,两人也是过了一番蜜里调油的日子。这段时间也是张爱玲的创作高峰,《倾城之恋》、《红玫瑰与白玫瑰》就是这时候写出来的。即使如此,从那句“白饭粒、蚊子血”的形容中,也能够看出来胡兰成的多情细胞在张爱玲看来还是很糟心的。


没多久,两人因为政治变动分隔两地,胡兰成就借住在他同窗好友斯家。等张爱玲跋山涉水来找他时,他却早和斯家的庶母有了夫妻之实。张爱玲心知这段感情怕是不行了,等胡兰成差不多安定下来的时候,就果断提出分手,胡兰成再想挽回也不理睬了。然而张爱玲可谓是伤了心,创作也明显消沉。


我们都看他“渣”,不过也有学者有不同的说法。主要是两条,一是我们现在比较难以理解的男女关系,在那个年代也不算夸张。这意思估计就是说,没有最渣只有更渣吧;二是因为他一直在逃难,居无定所,才那么多露水姻缘。


这倒不是洗白,只是把这样一个争议人物,剖开来给大家看。总之,胡兰成这样一个被历史定论的汉奸,能被张爱玲喜欢上,自有他强大的个人魅力,这个魅力可能就是古今中外那些多情又薄情的男人与生俱来的东西吧。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